<listing id="txjhd"><output id="txjhd"><i id="txjhd"></i></output></listing>

<th id="txjhd"></th>

          經典文獻
          當前位置: 首頁 > 經典文獻

          《管子•輕重戊第八十四》白話譯文

          來源:安徽省管子研究會    時間:2020/4/24 15:12:52



           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《管子·輕重戊第八十四》白話譯文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桓公問于管子曰:輕重安施?管子對曰:自理國戲以來,未有不以輕重而能成其王者也。公曰:何謂?管子對曰:戲作,造六以迎陰陽,作九九之數以合天道,而天下化之。神農作,樹五谷淇山之陽,九州之民乃知谷食,而天下化之。黃帝作,鉆燧生火,以熟葷臊,民食之無茲之病,而天下化之。黃帝之王,童山竭澤。有虞之王,燒曾藪,斬群害,以為民利,封土為社,置木為閭,始民知禮也。當是其時,民無慍惡不服,而天下化之。夏人之王,外鑿二十,十七湛,疏三江,鑿五湖,道四涇之水,以商九州之高,以治九藪,民乃知城郭、門閭、室屋之筑,而天下化之。殷人之王,立皂牢,服牛馬,以為民利,而天下化之。周人之王,循六,合陰陽,而天下化之。公曰:然則當世之王者何行而可?管子對曰:并用而勿俱盡也。公曰:何謂?管子對曰:帝王之道備矣,不可加也。公其行義而已矣。公曰:其行義奈何?管子對曰:天子幼弱,諸侯亢強,聘享不上。公其弱強繼絕,率諸侯以起周室之祀。公曰:善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桓公問管仲說:輕重之術是怎樣施行的?管仲回答說:自從伏羲氏治國以來,沒有一個不是靠輕重之術成王業的?;腹f;這話怎么講?管仲回答說:伏羲執政,創造六艾八卦來預測陰陽,發明九九算法來印證天道,從而使天下歸化。神農氏執政,在棋山南部種植五谷,九州百姓才懂得食用糧食,從而使天下歸化。燧人氏當政,鉆木取火,以燒熟肉食,百姓免除了生食中毒之病,從而使天下歸化。黃帝時代,實行了伐光山林、枯竭水澤的政策。虞舜時代,實行了火燒{木曾}藪,消除群害。為民興利的政策,并且建立了土神社廟,里巷門間,開始讓人民知禮。這兩個朝代,人們沒有怨恨、兇惡和抗拒,從而天下也歸化了。夏代,開鑿二十條河流,疏浚十七條淤塞河道,疏三江,鑿五湖,引四涇之水,以測度九州高地,防治九條大澤,讓人們懂得城郭、里巷、房屋的建筑,從而使天下歸化。殷代,修立柵圈,馴養牛馬,以為人民興利,從而使天下歸化。周代,遵循六艾八卦,印證明陽發展,從而使天下歸化?;腹f:那么,當今的王者應當怎樣做才好?管仲回答說:都可以用,但不可全盤照搬?;腹f:這怎么講?管仲回答說:上述帝王之道都已具備,不必增加。您只需按情況行其所宜就是了?;腹f;如何行其所宜?管仲回答說:現在天子幼弱,諸侯過于強大,不向天子遣使進貢。您應當削弱強大的諸侯,延續被滅絕的小國,率領天下諸侯來復興周天子的王室?;腹f:好。

           桓公曰:魯粱之于齊也,千榖也,蜂螫也,齒之有唇也。今吾欲下魯梁,何行而可?管子對曰:魯粱之民俗為綈。公服綈,令左右服之,民從而眼之。公因令齊勿敢為,必仰于魯梁,則是魯梁釋其農事而作綈矣?;腹唬褐Z。即為服于泰山之陽,十日而服之。管子告魯梁之賈人曰:子為我致綈千匹,賜子金三百斤;什至而金三千斤。則是魯梁不賦于民,財用足也。魯梁之君聞之,則教其民為綈。十三月,而管子令人之魯梁,魯梁郭中之民道路揚塵,十步不相見,紲繑而踵相隨,車轂齺,騎連伍而行。管子曰:魯梁可下矣。公曰,奈何?管子對曰:公宜服帛,率民去綈。閉關,毋與魯粱通使。公曰:諾。后十月,管子令人之魯梁,魯梁之民餓餒相及,應聲之正無以給上。魯梁之君即令其民去綈修農。谷不可以三月而得,魯梁之人糴十百,齊糶十錢。二十四月,魯梁之民歸齊者十分之六;三年,魯梁之君請服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桓公說:魯國、梁國對于我們齊國,就象田邊上的莊稼,蜂身上的尾螫,牙外面的嘴唇一樣?,F在我想攻占魯梁兩國,怎樣進行才好?管仲回答說:魯、梁兩國的百姓,從來以織綈為業。您就帶頭穿綿綈的衣服,令左右近臣也穿,百姓也就會跟著穿。您還要下令齊國不準織綈,必須仰給于魯、梁二國。這樣,魯梁二國就將放棄農業而去織綈了?;腹f:可以。就在泰山之南做起綈服。十天做好就穿上了。管仲還對魯、梁二國的商人說:你們給我販來綈一千正,我給你們三百斤金;販來萬正,給三千斤。這樣,魯、梁二國即使不向百姓征稅,財用也充足了。魯、梁二國國君聽到這個消息,就要求他們的百姓織綈。十三個月以后,管仲派人到魯、梁探聽。兩國城市人口之多使路上塵土飛揚,十步內都互相看不清楚,走路的足不舉睡,坐車的車輪相碰,騎馬的列隊而行。管仲說:可以拿下魯、梁二國了?;腹f:該怎么辦?管仲回答說:您應當改穿帛料衣服。帶領百姓不再穿綈。還要封閉關卡,與魯、梁斷絕經濟往來?;腹f:可以。十個月后,管仲又派人探聽,看到魯梁的百姓都在不斷地陷于饑餓,連朝廷&一說即得的正常賦稅都交不起。兩國國君命令百姓停止織綈而務農,但糧食卻不能僅在三個月內就生產出來,魯、梁的百姓買糧每石要花上千錢,齊國糧價才每石十錢。兩年后,魯、梁的百姓有十分之六投奔齊國。三年后,魯、梁的國君也都歸順齊國了。

           桓公問管子曰:民饑而無食,寒而無衣,應聲之正無以給上,室屋漏而不居,墻垣壞而不筑,為之奈何?管子對曰:沐涂樹之枝也?;腹唬褐Z。令謂左右伯沐涂樹之枝。左右伯受沐,涂樹之枝闊。其年,民被白布,清中而濁,應聲之正有以給上,室屋漏者得居,墻垣壞者得筑。公召管子問曰,此何故也?管子對曰,齊者,夷萊之國也。一樹而百乘息其下者,以其不捎也。眾鳥居其上,丁壯者胡丸操彈居其下,終日不歸。父老柎枝而論,終日不歸。歸市亦惰倪,終日不歸。今吾沐涂樹之枝,日中無尺寸之陰,出入者長時,行者疾走,父老歸而治生,丁壯者歸而薄業。彼臣歸其三不歸,此以鄉不資也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桓公問管仲說:人民饑而無食,寒而無衣,正常賦稅無力交納,房屋漏雨不肯修,墻垣頹壞不肯砌,該怎么辦呢?管仲回答說:請剪掉路旁樹上的樹枝?;腹f;可以。使命令左右伯剪除路旁樹枝。左右伯遵命剪除后,路旁樹上的枝葉稀疏了。過了一年,百姓穿上了帛服,吃到了糧食,交上了正常賦稅,破屋得到修理,壞墻也到到補砌?;腹珕柟苤僬f:這是什么原因呢?管仲回答說;齊國,原是萊族的國家。常在一棵大樹下休息上百乘的車,是因為樹枝不剪可以乘涼。許多飛鳥在樹上,青壯年拿彈弓在樹下打鳥,而終日不歸。父老們扶著樹枝高談闊論,也是終日不歸。趕集散市的人也懶惰思睡。而終日不歸?,F在我把樹上的枝葉剪掉,中午沒有尺寸的樹蔭,往返者珍惜時光了,過路者快速趕路了,父老回家干活,青壯年也回家勤于本業了。我之所以要糾正這個三不歸的問題,正是因為百姓從前被它弄得衣食不繼的緣故。

           桓公問于管子曰:萊、莒與柴田相并,為之奈何?管子對曰:萊、莒之山生柴,君其率白徒之卒鑄莊山之金以為幣,重萊之柴賈。萊君聞之,告左右曰:金幣者,人之所重也。柴者,吾國之奇出也。以吾國之奇出,盡齊之重寶,則齊可并也。萊即釋其耕農而治柴。管子即令隰朋反農。二年,桓公止柴。萊:莒之糴三百七十,齊糶十錢,萊、莒之民降齊者十分之七。二十八月,萊、莒之君請服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桓公問管仲說:萊、莒兩國砍柴與農業同時并舉,該怎樣對付他們?管仲回答說:萊、苔兩國的山上盛產柴薪,您可率新征士兵煉莊山之銅鑄幣,提高萊國的柴薪價格。萊國國君得知此事后,對左右近臣說;錢幣,是誰都重視的。柴薪既是我國的特產,用我國特產換盡齊國的錢幣,就可以吞并齊國。萊國隨即棄農業而專事打柴。管仲則命令隰朋撤回士兵種地。過了兩年,桓公停止購柴。萊、莒的糧價高達每石三百七十錢,齊國才每石十錢,萊、莒兩國的百姓十分之七投降齊國。二十八個月后,萊、莒兩國的國君也都請降了。

           桓公問于管子曰:楚者,山東之強國也,其人民習戰斗之道。舉兵伐之,恐力不能過。兵弊于楚,功不成于周,為之奈何?管子對曰:即以戰斗之道與之矣。公曰:何謂也?管子對曰:公貴買其鹿?;腹礊榘倮镏?,使人之楚買生鹿。楚生鹿當一而八萬。管子即令桓公與民通輕重,藏谷什之六。令左司馬伯公將白徒而鑄錢于莊山,令中大夫王邑載錢二千萬,求生鹿于楚。楚王聞之,告其相曰:彼金錢,人之所重也,國之所以存,明王之所以賞有功。禽獸者群害也,明王之所棄逐也。今齊以其重寶貴買吾群害,則是楚之福也,天且以齊私楚也。子告吾民急求生鹿,以盡齊之寶。楚人即釋其耕農而田鹿。管子告楚之賈人曰:子為我致生鹿二十,賜子金百斤。什至而金干斤也。則是楚不賦于民而財用足也。楚之男于居外,女子居涂。隰朋教民藏粟五倍,楚以生鹿藏錢五倍。管子曰:楚可下矣。公曰:奈何?管子對曰:楚錢五倍,其君且自得而修谷。錢五倍,是楚強也?;腹唬褐Z。因令人閉關,不與楚通使。楚王果自得而修谷,谷不可三月而得也,楚糴四百,齊因令人載粟處芊之南,楚人降齊者十分之四。三年而楚服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桓公問管仲說:楚,是山東的強國,其人民習于戰斗之道。出兵攻伐它,恐怕實力不能取勝。兵敗于楚國,又不能為周天子立功,為之奈何?管仲回答說:就用戰斗的方法來對付它?;腹f:  這怎么講?管仲回答說:您可用高價收購楚國的生鹿?;腹銧I建了百里鹿苑,派人到楚國購買生鹿。楚國的鹿價是一頭八萬錢。管仲首先讓桓公通過民間買賣貯藏了國內糧食十分之六。其次派左司馬伯公率民夫到莊山鑄幣。然后派中大夫王邑帶上二千萬錢到楚國收購生鹿。楚王得知后,向丞相說:錢幣是誰都重視的,國家靠它維持,明主靠它賞賜功臣。禽獸,不過是一群害物,是明君所不肯要的?,F在齊國用貴寶高價收買我們的害獸,真是楚國的福分,上天簡直是把齊國送給楚國了。請您通告百姓盡快獵取生鹿,換取齊國的全部財寶。楚國百姓便都放棄農業而從事獵鹿。管仲還對楚國商人說:您給我販來生鹿二十頭,就給您黃金百斤;加十倍,則給您黃金千斤。這樣楚國即使不向百姓征稅,財用也充足了。楚國的男人為獵鹿而住在野外,婦女為獵鹿而住在路上。結果是隰朋讓齊國百姓藏糧增加五倍,楚國則賣出生鹿存錢增加五倍。管仲說:這回可以取下楚國了?;腹f:怎么辦?管仲回答說:楚存錢增加五倍,楚王將以自得的心情經營農業,因為錢增五倍,總算表示他的勝利?;腹f:不錯。于是派人封閉關卡,不再與楚國通使。楚王果然以自鳴得意的心情開始經營農業,但糧食不是三個月內就能生產出來的,楚國糧食高達每石四百錢。齊國便派人運糧到芊地的南部出賣,楚人投降齊國的有十分之四。經過三年時間,楚國就降服了。

           桓公問于管子曰:代國之出,何有?管子對曰:代之出,狐白之皮,公其貴買之。管子曰:狐白應陰陽之變,六月而壹見。公貴買之,代人忘其難得,喜其貴買,必相率而求之。則是齊金錢不必出,代民必去其本而居山林之中。離枝聞之,必侵其北。離枝侵其北,代必歸于齊。公因令齊載金錢而往?;腹?,諾。即令中大夫王師北將人徒載金錢之代谷之上,求狐白之皮。代王聞之,即告其相曰:代之所以弱于離枝者,以無金錢也。今齊乃以金錢求狐白之皮,是代之福也。子急令民求狐臼之皮以致齊之幣,寡人將以來離枝之民。代人果去其本,處山林之中,求狐白之皮。二十四月而不得一。離枝聞之,則侵其北。代王聞之,大恐,則將其士卒葆于代谷之上。離枝遂侵其北,王即將其士卒愿以下齊。齊未亡一錢幣,修使三年而代服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桓公問管仲說:代國有什么出產?管仲回答說:代國的出產,有一種狐白的皮張,您可用高價去收購。管仲又說;狐白適應寒暑變化,六個月才出現一次。您以高價收購,代國人忘其難得,喜其高價,一定會紛紛獵取。這樣,齊國還沒有真正出錢,代國百姓就一定放棄農業而進到深山去獵狐。離枝國聽到消息,必然入侵代國北部,離枝侵其北,代國必將歸降于齊國。您可就此派人帶錢去收購好了?;腹f:可以。便派中大夫王師北帶著人拿著錢到代谷地區,收購這狐白的皮張。代王聽到后,馬上對他宰相說:代國之所以比離枝國弱,就是因為無錢?,F在齊國出錢收購我們狐白的皮張,是代國的福氣。您火速命令百姓搞到此皮,以換取齊國錢幣,我將用這筆錢招來離枝國的百姓。代國人果然因此而放下農業,走進山林,搜求狐白的皮張。但時過兩年也沒有湊成一張,離枝國聽到以后,就侵入代國的北部。代王知道后,大為恐慌,就率領士卒保衛代谷地區。離枝終于侵占了代國北部領土,代王只好率領土兵自愿歸服齊國。齊國沒有花去一個錢,僅僅派使臣交往三年,代國就降服了。

           桓公問于管子曰:吾欲制衡山之術,為之奈何?管子對曰:公其令人貴買衡山之械器而賣之。燕、代必從公而買之,秦、趙聞之,必與公爭之。衡山之械器必倍其賈,天下爭之,衡山械器必什倍以上。公曰:諾。因令人之衡山求買械器,不敢辯其貴賈。齊修械器于衡山十月,燕、代聞之,果令人之衡山求買械器,燕、代修三月,秦國聞之,果令人之衡山求買械器。衡山之君告其相曰,天下爭吾械器,令其買再什以上。衡山之民釋其本,修械器之巧。齊即令隰朋漕粟千趙。趙糴十五,隰朋取之石五十。天下聞之,載粟而之齊。齊修械器十七月,修糶五月,即閉關不與衡山通使。燕、代、秦、趙即引其使而歸。衡山械器盡,魯削衡山之南,齊削衡山之北。內自量無械器以應二敵,即奉國而歸齊矣。

           【譯文】

               桓公問管仲說;我要找一個控制衡山國的辦法,應怎樣進行?管仲回答說;您可派人出高價收購衡山國的兵器進行轉賣。這樣,燕國和代國一定跟著您去買,秦國和趙國聽說后,一定同您爭著買。衡山兵器必然漲價一倍。若造成天下爭購的局面,衡山兵器還必然漲價十倍?;腹f:可以。便派人到衡山大量收購兵器,不同他們付價還價。齊國在衡山收購兵器十個月以后,燕、代兩國聽說,果然也派人去買。燕、代兩國開展這項工作三個月以后,秦國聽說,果然也派人去買。衡山國君告訴宰相說:天下各國都爭購我國兵器,可使價錢提高二十倍以上。衡山國的百姓于是都放棄農業發展制造兵器的工藝。齊國則派隰朋到趙國購運糧食,趙國糧價每石十五錢,隰朋按每石五十錢收購。天下各國知道后,都運糧到齊國來賣。齊國用十七個月的時間收購兵器,用五個月的時間收購糧食,然后就封閉丁關卡,斷絕與衡山國的往來。燕、代、秦、趙四國也從衡山召回了使者。衡山國的兵器已經賣光,魯國侵占了他的南部,齊國侵占了他的北部。他自量沒有后器招架兩大敵國,便奉國而降齊了。

           

           


          上一條:《管子•輕重己第八十五》白話譯文      下一條:《管子•輕重丁第八十三》白話譯文

          videossexo乌克兰_国产小伙和50岁熟女_h成年动漫在线观看网址_黑白又粗又黄的免费视频
          <listing id="txjhd"><output id="txjhd"><i id="txjhd"></i></output></listing>

          <th id="txjhd"></th>